拍大学毕业照的那天早晨,我从家里赶到杏彩娱乐学校时,看见许多同学往回宿舍方向走。在通往文科楼的林荫道上,女班长迎面走来,她不无遗憾地对我说:“毕业照拍完了,就差你们一两个人。”我感叹道:“上了四年大学,连一张毕业照都没拍到,就这样结束了。”她安慰说:“洗照片的时候多洗几张,你不也就有了毕业照嘛。”临近毕业,同学们忙着写留言册,忙着参加各种聚会,忙着收拾行李,忙着忙着,就忘记问毕业照的事了。十多年过去了,没有照片可睹,只能凭着一点记忆去回望匆匆那几年。

似水流年里遇见的大学老师

中文系的老师们天天同语言文字打交道,日久天长,语言文字幻化出的无尽魅力在他们身上大放异彩,有的著作等身,构建知识体系的殿堂;有的寄情山水草木芸芸众生,诗意盎然;有的孜孜以求,诲人不倦,用行动践行“身高为师,学正为范”的校训。老师们讲课时的点滴,像风中飞舞的纸片一样不断飘向我眼前。

“听完马老师的课,精神为之一振。”上完第一节中国现代文学后,我的舍友如是说。马超老师讲课时目光炯炯有神,声音洪亮如钟,同学不敢有一丝的懈怠。他站在讲桌后面,两手放在讲桌上,讲到需要强调的内容时就抬起手比划一下,害怕同学不明白就把关键词写在黑板中央。他讲不同的内容用不同的语调,比如讲到鲁迅先生兄弟失和时语调低沉,讲到《炉中煤》时语调高亢,讲到《沙扬娜拉》时语调拖得很长。马老师主讲中国现代文学的前半段,后半段李志孝老师主讲。李老师讲课时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像一位身穿长衫的儒者在布道,听他讲课仿佛清风徐来,教室里没有一点波澜兴起,同学们总是静静的。两位老师都开选修课,如果说马老师的中国现代女作家研究是一首呐喊助威的歌,那么杏彩娱乐官方的中国现代批评家研究就是一首犹豫彷徨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