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花紫色的花,但没有紫色的花的柔情。在秋风吹过的某一刻,紫色的金花永远飘浮。当我们再回头看的时候,她已经上了天堂,给我留下了一生的悲伤。

地平线的另一边,地平线的另一边。紫花开,紫花红,紫花飞。

紫金和我的故事恰巧在紫金花季飞翔。那天早上,我从梦中醒来,在网上读到了一个贫穷的农民女孩紫金被北京大学录取的故事。紫金熬过了寒冷的冬天,穿过了雾蒙蒙的春天,从炎热的夏天到初秋,堆积着美丽的撞击释放,对生活的高度赞扬:群山飞出凤凰城。

紫金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在一天的毛毛雨与紫色的花飞,我回到北京大学一年。我打算用我做生意的父亲捐400元给她。

村子不大,四周都是竹子,不茂密。一条狭窄的石路穿过,散落在石路两旁的农民。在石路的尽头是紫金女孩的家.

带我去的孩子们高兴地告诉我,他们和元旦一样忙。我们走进一个低矮的木屋,这是紫金的房子,但不幸的是紫金不在家。给我泡茶的紫金女孩的父亲告诉我,紫金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但紫金从小就很懂事,学习成绩也很好。由于成绩优异,高中不仅没有交一分学费,甚至生活费也是由学校支付的。

我扫视了一下那间简陋的房间:两张睡床;几根漆黑的电线,它们任意地与灯泡有牵连;室内除了墙上那个紫色女孩的证书外,没有什么可看的。但是房子外面的紫色花却很明亮,仿佛每个可爱女孩的笑脸都在微风中荡漾,自信而欢快。

所以我想,紫金女孩不像她面前的紫色花。虽然她的根基很薄,树枝也很细,但她坚强乐观,在风雨中大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北京大学的日子里,紫金和我不是同一所大学,所以没有多少机会见面。尽管我多么想和她在一起,但我度过了秋天和春天。但这些年总是导致她离开。在我大三的一个周末,我邀请了几个学生到北戴河和她见面。

北戴河略带鱼腥味的海风吹在我的脸上,让我感到一种温暖的恍惚。当我弯下腰去捡一只漂亮的蜗牛时,我发现身后有一双美丽的长腿,紫金和我的同学来到北戴河。

让我给你一个魔术。当我看到紫金的时候,我有点兴奋和心跳,打破了沉默。我张开空手,换了手指,突然一朵野花从我的手掌里绽放出来。紫金惊讶地哭了起来。我骄傲地说:我可以把一个变成两个。我感到迷惑不解,双臂交叉,第二朵野花从我的袖子里掉了下来。

你帮我了吗?紫色的金色微笑,如此美丽。

我们坐在岩石上聊天。我和她的眼睛一个接一个地斜视着。我的心跳加快了一点。也许,我默默无闻地了解对方的感受?天宽,像两根带茎的紫色金子,在风中摇曳,飘动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是时候决定在哪里毕业了。是回到我家乡的南边去发展还是走宝岩之路?我想征求紫金的意见。

我拨了紫金的电话。当我听到她甜美的声音时,我说了一千句话,我不知道如何表达它们。室友艾薇回来后,我急忙对紫金说:“我们晚上七点在图书馆外见面,在咖啡店见面,好吗?”奥克·紫金似乎也很高兴。

我匆忙挂断了电话,我的室友偷偷地看着我。我解释说:“别想了。我稍后会在咖啡店见一位老同学。“

在初夏的夜晚,北京似乎还是有点冷。今晚看着咖啡店外的人群,我的心更冷了。我一直等到11:30紫金,但她还是没来。我给她打了电话,电话关机了。看着寂静的夜晚,我突然想哭了。我意识到紫金和我站在一块厚厚的冰上,冰一融化,我们就消失在海里。

一旦你想到这些事情,很多事情都很容易处理。我立即去了学院填写担保申请表。在充满离别感情的校园里,我从未见过她的身影。

在准备离开大学校园时,紫金了解到紫金是非洲孔子学院的志愿者教师。紫金离开学校的那天早上,许多人到火车站为她送行。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正在图书馆翻译一首英文情诗,于是我扔掉了我的书,坐出租车去了火车站。一路走来,我从心里感到难过。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是多么的爱紫金。我心里想,不管我和紫金有什么关系,即使我离得很远,我也会最后一次去看她。

我去了火车站,买了月台票,冲进了站台,但火车开动了。我站在站杏耀注册台上的人群后面,无力地靠着墙,我看到紫金站在马车的交界处,挥手告别,期待着什么。穿过许多人的眼睛,她似乎突然找到了我,她锐利的眼角突然闪过一丝泪水,却给我留下了一个美丽的影子。

青春的时光,像紫色的金花飞舞,不停地飞翔。自从我被护送到南方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已经将近一年了。一天早晨,我看到校园里散落着紫色的花朵,我的心将被包裹在紫金的怀旧云中。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大学室友艾伟从北京打电话说紫金在北京住院。她太想我了,真希望我能去看她。

我立刻从南方飞到了北京。在北京地坛医院,当我看到一个枯萎的紫色女孩蜷缩在医院的床上时,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匆匆忙忙地把南方的紫色花放在窗前的花瓶里。紫金立刻把头伸向花蕾,贪婪地嗅着,说:“谢谢你,阿利。”

我们其余的人都出去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在病房里。

紫金看着我,很抱歉地说,阿利,我很抱歉我骗了你。你还记得毕业前的那个晚上,你让我去图书馆和咖啡店见面吗?

我点点头,当然记得那个悲伤的夜晚。

你一走进咖啡店,我就看见你了。我躲起来了。我看不见你。我不能忍受见到你。

我不想碰你,因为那天下午我从医院得知我患上了一种不治之症。我妈妈留给我们的。我担心你以后会带着悲伤和紫色的金色说话,一滴眼泪从她美丽苍白的脸上滚落下来。

听紫金的话,我的心就像一把刀。眼泪充满了我的眼睛。紫金的父亲让我走出病房,悲伤地告诉我紫金死了,医生发出了一份医疗通知,最后几天就要死了。当她昏迷时,她经常叫你的名字。所以我们叫你躲在她后面。

看着紫金那花白的脸,看着那清澈透明的眼睛,想起她垂死的生命,我心中有一种痛苦:

生活,你为什么这么苛刻?天啊,你为什么对紫金这么不公平?

过去,如水无迹,见你,我无悔,紫金自言自语:

风吹紫荆树,颜色和春天的黄昏。

花儿凋零,风无处归。

血肉重,难以相见。

紫金飞

还有泪流进一条河,穿过日子回到东方的音符。

突然间,我看到一张淡紫色的金色的脸从汗水中流过。紫金对我说,阿雷,我觉得黑暗,我没有力气,对不起,我不能坚持,原谅我阿雷紫金没有完成,然后永远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