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想过,我面前那片平淡无奇的小树林,只不过是城市之间空隙中的一小片绿地。走进去后,人们才发现,沿着青草上那条狭窄的土路,普通的、点点滴滴的树林是看不透的。慢慢地向森林深处走去,不太大的松树不时掉下一两颗松果壳,猜测果子大多是被森林里的鸟儿吃掉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树林中行走,鸟类越来越少。一路走来,除了草丛中的麻雀和树枝间跳来跳去的喜鹊之外,我还有幸看到一只啄木鸟,想给它拍几张照片。我不认为它与我们的优雅是如此的不协调,以至于它会停下来。停下来,只是为了自己的生计,当他试图接近它时,它不知不觉地飞上了远处一棵枯萎的松树的枝条,远离摄像机。是两只羽翼未丰的喜鹊,或许是令人讨厌的喜鹊,让你在五码以内行走,修剪你的羽毛,卷起尾巴,摆出姿势让你拍照。

脚下的土路仍然是平坦的瓷质,两边杏耀平台的青草或混合着一些不为人知的野花,既不高贵,也不美丽,平点缀在森林空间的底部,就像一个少女在城市的底部。慢慢地走着,慢慢地想,当闷热而烦躁的时候悄然离去,当新鲜的氧气充满你的心肺时,思想自然活跃,甚至边缘。

灌木丛中的野花让我想起了我写的一段,一首歌德的诗。一朵美丽的玫瑰,盛开在青草上,经过人们的喜爱。她在风雨中摇曳,在阳光下绽放,雨露长成,蚱蜢为它歌唱,少年喜欢她花的芬芳,她想吻她的花,微风吹开,玫瑰的枝条被撕裂,鲁莽的男孩的衣服被割断,没有碰流血的手臂,少年轻轻地呼唤她的名字,玫瑰,草地上的野玫瑰。想想看,我好像是因为玫瑰伤了那个德国少年。

在这样优雅的树林里,怎么会没有情人呢?突然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街上的热吻和夜店的灯光昏暗的时候,他们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不知名、不吵闹的地方呢?你看,这里还有比我们更多的人。当我的长辈们这么说的时候,我注意到树林里除了中年的人,也就是那些走路、打拳、唱歌的老人,他们都是白发的。

官员们会来这里吗?老板们会来这里吗?他们有时间来这里吗?流行歌星们会对来这里感兴趣吗?农民工和城市建设者想中午在树荫下小睡一会儿。他们能享受这样的奢侈吗?

名园之旅(一)

想没有机会,不能有兴趣,不应该想来,不应该来块不希望同事们想的敏捷和明智,他问我对桑子的好处,你怎么理解?对一个官员来说,发财不是很困难吗?我回答。但不是这样。“我很困惑,”他补充道,“你看,这片森林前面的空隙已经被一百英尺高的建筑占据了,就像一块楔子直插到树林里一样,你能用什么保持这片树荫呢?”我不禁想起一位两天前发表微博的著名记者,于是写道:你到底是谁?头30年,你拼命地破坏文化,接下来的30年,你拼命地破坏材料。日日夜夜,挖掘地下资源出售,拆毁地面房屋,污染河流空气,以高税率和低工资挤压人们干燥,我们的子孙后代没有生存的资源。你的后代已经移民了。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感觉相当有意义,手牵着手向前走,朋友们看完后说,不要随波逐流,汇合起来,根据自己的职责,保护自己。然后另一个朋友回答说:“如果你不跟着我,你会弄脏的。”在这么大的一罐酱汁里,你不能一个人,你可以拯救自己。是的,我救不了自己。我怎么才能拯救眼前的森林?比无奈叹了更多,只好闭上嘴,低头默默地向前走去。

深山藏庙,锯齿状山路通向静谧之地。我不知道树林尽头有一座古庙。几个大黑字的南吴阿弥陀佛在魏碑的黄墙上显得十分醒目。一千只手,一千只眼睛,仁慈的女神,站在高楼前。保护一小片森林,在混凝土丛林前,千眼虽低,但三合院、前厅、正厅和后厅室。

穿过又高又重的门槛,我们微笑着向坐在门口的一位女士点点头,向她问好。老人还回了一本叫“雨林”的书,负责借书的朝圣者会说她是个蔬菜商。听了师父讲经后,她现在已经从病中康复了。她说是菩萨叫她来的。后面大厅阁楼里的药石大师正在讲课,那厚重的声音透过迈克传到观音学院的拐角处,想必是忠实的人在听。它的正厅有些冷,一英尺高的观音下的熏香炉,稀疏地烧了几缕香。令人惊讶的是,这千只手的观音宫与我以前参观过的许多寺院不同.这里的寺院可以自由出入,不用买票,所有佛像前面都没有礼品盒,香炉里放一定大小或长度的香也是很有规律的。任何人都可以点燃一团或三香来敬拜菩萨,香不收一分功劳和一分钱。桌子上的书柜上的壁龛可以随意借来,不要注册身份证,不同意归还书的时间,都要注意一个缘分。站在广场前,我抬头看着雕刻在观音雕像上的白色大理石,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自从我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育,用毛泽东的思想武装了我,我的头脑里没有幽灵和灵魂,完全是唯物主义的。然而,我情不自禁地拾起了香盒,恭敬地为菩萨三柱上的芬芳,双手紧握,闭眼静默。

有人问我,在香菩萨上,你想要什么?没有欲望,没有欲望。走出观音学院后,我回头看了看黄色院墙上的醒目人物-南阿弥陀佛。菩萨,请保佑你自己,在你面前是一片灰暗的水泥丛林,在你身后是一种绿色的生命,我默默地在心里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