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让我们讨论一下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自治来源。少数学者认为,作为资本主义社会本质的自治应该是香港的内在力量。我同意大多数学者的观点。根据“基本法”第二条,香港的自治权是否来自香港?中央。在这方面,正如清华大学副教授程杰所说,给予自治权是中央政府行使主权和权力移交香港的体现。香港的自治基本上与中国大陆的自治区相同。但是,由于香港特殊的历史背景、经济制度和文化差异,在赋予香港自治权时,不应该复制其他中国自治区,而应该在“一国两制”的指导下考虑香港的具体情况。 “。给他适当的自主权。

论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的限制

正如邓小平所说,自治不可能是无限的,有限是不可能的。除了赋予香港更大的自由外,高度自治也应受到所需的限制。接下来,我将从行政权力的三个方面讨论中国对香港高度自治的限制。立法权为、司法权和终审权。

“基本法”第十六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有权自行处理行政事务。 “基本法”第5章、第六章和第七章,除了国防、外交和中央政府负责的其他领域外,还详细列举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各个领域的行政自治。我们可以看到香港享有比其他中国自治区更多的行政自治权,但这并不意味着香港的行政权力是无限的。中央政府主要通过控制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区)的行政长官来限制其行政权力。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负责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负责人。根据“基本法”的有关规定,他不仅对特别行政区负责,还对中央人民政府负责。执行中央人民政府发布的有关指示。此外,行政长官及其他主要行政官员将在中央人民政府选举或谘询后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制度一直存在争议。特别是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大选的决定和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成立2016年立法会的方法通过后在2014年的第12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选举制度被触发。不满导致了一场激烈的占领运动。

根据“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和附件一的有关规定,行政长官的选举程序如下:首先,四个选区的800名议员当选为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选举委员会成员可共同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然后,根据提名名单,选举委员会将以无记名投票方式投票选举行政长官,而行政长官则由中央人民政府委任。根据行政长官的工作报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会在2004年和2014年通过了三项有关选举制度的决定,并将选举委员会扩大至1,200人,并承诺在2017年前实现广泛的眩晕。支持者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的决定符合“基本法”的有关规定。 “基本法”附件一第7条规定了修改选举制度所需的程序,但没有说明选举制度是否需要修改。为了弥补缺乏立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2004年解释说,它将决定是否修改选举制度。根据“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这种行为只是利用其法律解释权来规范和限制行政长官的大选制度。此外,香港作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并不享有主权。所有权力都应来自中央政府。因此,中央政府无疑是否给予香港普选权。

但是,也有许多反对者认为,中央政府意义上的普选权不是普遍的普选权。人民只能投票选举由数百人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的、三名候选人。中央政府经常审查两到三名候选人,而行政长官的选举则由中央政府控制。这严重违反了“基本法”所载的自治精神。他们还指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完全基于自己的考虑,忽视了香港的实际需要,侵犯了香港人的人权。如果中央人民政府坚持行政长官的任命制度,香港就没有自治权。

我相信虽然中央人民政府杏耀娱乐注册已经大力干预修改香港的选举制度和行政长官的任命,但这无疑限制了香港的自治。但是,中央人民政府的行为与“基本法”的规定和其他自治区的具体做法高度一致。在此基础上,我们无权批评对香港自治的限制,只能通过和平请愿来要求民主。中央政府应该对自己的权力采取适当的克制。

论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的限制

自治立法权在全世界普遍存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有更广泛的立法权。除少数与国防、外交有关的法律或其他不属于自治范围的事项外,香港可以在香港制定自己的法律。根据“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香港甚至可以就与国家主权密切相关的国家安全罪行立法。但这并不意味着香港拥有绝对的立法权,其立法权受到中央政府的严格限制。

其中,对中央政府立法权力的最明显限制是,中央政府颁布的法律不应与“基本法”相冲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审查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制定的所有法律。如果发现“基本法”有关中央事务的条文与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有任何冲突,可退回有关法例。让它失败。有些学者认为这个规则是合理的。它限制了中央政府对中央事务和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规定的否决权,并合理地限制了对立法权的限制。此外,中央人民政府只能归还法律,但不能直接修改法律,充分尊重香港的自治权。但值得注意的是,有关法例是否与中央事务有关,而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因此,一些学者认为,中央政府对否决权的限制实际上是空洞的。可以自由地指责和废除与其自身利益相关的法律。“基本法”第十八条规定,附件三所列法律由香港特别行政区颁布或颁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修改附件三所列法律的范围。也限制了香港的立法权。例如,在国旗的情况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不同于香港立法会颁布的侮辱国旗的“国旗条例”。根据这一规定,高等法院适用附件三所列的“船旗法”。虽然只有少数国家法律适用于香港,但有些学者认为,由于中央有权修订附件III,所以在任何时候将有关自身利益的法律适用于香港是不合理的。第四段还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决定在香港宣战或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当香港没有自治权时,中央人民政府可以下令执行所有国家的法律。

此外,立法会通过的法案必须由行政长官签署并公布,然后才能生效。中央人民政府也可以通过控制行政长官间接限制立法权。我认为这些学者的关注是合理的,但我相信中央人民政府会在尊重香港高度自治的基础上合理地限制其立法权。

中央人民政府赋予香港特别行政区更大的管辖权,而不是行政权或立法权。除少数与国家行为有关的案件外,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所有案件均有管辖权,而终审法院亦有最终裁定,即终审权力。对香港司杏耀平台法权的限制主要体现在香港的司法管辖权和解释权上。

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维持现行法律制度和原则,限制法院的管辖权,对国防和外交等国家行为无管辖权。有学者认为,这充分尊重香港的历史和现实,而其他学者则指出,在没有具体条文的情况下,很难判断一项行为是否属于国家行为。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赋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权,并允许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在香港自治范围内解释自己的条款。此外,如果要求法院解释“基本法”有关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人民政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的规定,这种解释会影响案件的判决。 ,在做出最终判决之前邀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说。一些学者认为,中央政府的解释必须按要求而过于被动。有些人认为中央有太多权力来解释“基本法”,可以解释“基本法”的所有条文,包括自治的范围。它的解释比法院的解释更有效,这无疑限制了香港的司法权力。此外,正如吴家岭诉入境事务处处长的案件一样,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解释没有追溯效力,但基于这种解释的判决将成为先例,并会影响裁决。所有后续案件。这无疑是对司法权力的一个主要限制。作为第一起涉及香港回归后国家行为的案件,刚果案件在一定程度上澄清了这一争议,并指出了未来司法实践的方向。在中国大陆看来,刚果共和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享有绝对豁免权,而香港则声称通过继续适用普通法制度来限制豁免权,即刚果民事行为,而不是国家行为,国家行为不能免除。的。因此,案件的重点是香港是否有权对主权豁免权纠纷行使管辖权,以及谁决定案件是否与国家行为有关。虽然有些学者认为这是法律而非政治问题,但应由香港法院决定。但是,在司法部的压力下,终审法院首先要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解释。根据2011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解释,主权豁免规则被视为国家行为,因此香港法院没有管辖权。虽然这个案件是有争议的,并被指责将法律问题政治化,但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司法实践尝试,具有先例效应。

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是否有权司法审查中央政府行为合法性的问题,有学者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诉马伟坤案”的判决。中心行为是国家主权。香港法院只有权审查其存在,而不是判断它们是否合法。其他人认为,法院作为一个违宪的检查员,有权利和责任宣布任何行为是非法的,当然包括中央当局。我认为双方都有理由。很难判断是非。只能说有时司法解释是一种解决方案。

“基本法”第二十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享有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权力,并就其余权力展开激烈辩论。第一,第20条是矛盾的,因为第20条拒绝承认剩余权力的存在,但赋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其他权利,而不是“基本法”所列的权利。

内地学者倾向于认为香港没有剩余权力。他们认为剩余的权力只能存在于联邦主权国家,而中国作为一个单一的国家并不适用这一理论。香港的自治只能来自中央政府。如果没有明确的定义,则无法委派剩余电量。香港学者认为香港有剩余电力。在“一国两制”的政策下,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很可能解决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些不可预见的问题。如果有剩余电力,它将更灵活,更及时地解决问题。而且,这种权力不会威胁到主权或中央人民政府的利益。

简而言之,虽然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由于缺乏独立的主权,有需要对其自治作出适当的限制。虽然对香港自治的限制仍然存在争议,但我们只能期望中央政府合理地限制其权力,实现民主和法治,因为它符合“基本法”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