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四大经典文化在饮食文化中有着强烈的艺术表现力,但最繁华的、最为繁荣的是“红楼梦”。虽然“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中的葡萄酒和肉类令人垂涎,但它们粗糙且不够优雅。只有曹雪芹的“红楼梦”通过四个家族贵族的生活,体现了饮食中的饮食文化风格,充分展示了古代饮食文化的发展和物质生产能力。它只是各种奇怪的菜肴,具有反映艺术与实践高度统一的魅力。然而,在翻译过程中,不熟悉的名字数量的增加增加了无形的压力,这使得杨宪益等汉学家在名称的中文翻译过程中使用了汉英翻译中常用的异化和归化。这道菜,虽然文学是固有的。艺术色彩和标准已大大降低。毕竟,中国的饮食文明已经进入了西方人的视野。它反映了中外文化交流的灵活性和多变性。

(1)定义

异化与归化是翻译中跨文化交际的产物。根据美国翻译理论家劳伦斯·韦努蒂在“译者的隐藏”一书中,异化主要是指译者在语言符号转换过程中接近作者的要求。归化主要是指译者以目标读者习惯的方式接近目标语言读者,并以原始读者使用的方式表达原始内容的翻译方法。异化和归化是汉英翻译过程中的两种翻译技巧。一方面,它们通过广泛的应用体现了比较文学的独特艺术表现。另一方面,通过避免翻译困难和语言陌生策略,可以降低翻译成本,以展示语言捷径的力量。

(2)两者的区别

异化与归化之间存在明显差异,但也存在不可避免的联系。它们之间的个性反映在差异上,主要反映在源语言和目标语言之间的差异。前者主张原始语言为身份原则,后者则强调目标语言为目标语言。在双方的语言媒介上,异化关注的是原始语言系统,而归化则侧重于翻译文本的审美阅读模式。异化翻译体现了一种独立的意识形态,主张保留源语的外来语言,追求文化多样性,突出源语言与文化的差异,改变翻译语言的文化价值水平。归化适应并照顾目标语言的文化习惯,减少读者的阅读负担。该翻译模型强调翻译的表达应该是自然的、,并且源语言的行为模型应尽可能地包含在目标读者的文化范畴中。

(1)饮食文化

在曹雪芹的“红楼梦”中,饮食文化的表现主要表现在三个杏耀娱乐注册重要特征:

“红楼梦”英译中蔬菜名称翻译中的异化与归化

一是强烈的贵族意识。因为故事中的四个家族本身代表着封建时代的古老贵族,为了建立一个家庭的钟明鼎,一个富裕的家庭,100年前的马缨丹家族和饮食,重点是对这种富裕的饮食习惯是、百年历史的家庭。自然不会被邀请;其次,“红楼梦”中的饮食早已意识到营养和健康。它不同于水中的大碗水,吃肉时具有优雅和粗俗的本质。文中的饮食与营养和治疗密切相关,非常健康和健康。

第三,每种饮食都与游戏活动相结合。无论什么大型的饮食活动,都有诗歌在很大程度上、猜测、击鼓、鲜花等游戏。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统一已经实现。

(B)经典菜肴的名称

曹雪芹在他的代表作“红楼梦”中,详细而生动地描述了嘉燮贵族的饮食习惯。其中,零食、饮料、 36种主食,58种食品,形成一个完整的整体。独特的红房子系列食谱。更有代表性的糖燕窝粥、荷叶汤、杏仁茶、红枣汤和西餐酒。不仅样本丰富,而且还有满族、蒙古族、汉族等多民族的饮食习惯,各种文字的翻译活动都充满了丰富的文化意象资料。

(1)异化的特征

在翻译过程中,杨宪益翻译中的异化特征是显而易见的。例如,贾连偷了一个人说他瞧不起王熙凤。他说:你不必害怕他。当我来打破这瓶醋时,他能认出我来! Yang Hsien-yi翻译是:Dontbeafraidofher.OneofthesedayswhenIre-allylosemytemper,ImgoingtogivethatvinegarbitchaGoodbeatingtoshowhertheohereherehere ...在中国,醋是指可以广泛用于食谱的可食用饮料。然而,直接使用醋作为英语翻译中的翻译搭配显然造成了异化的错误。因为醋的延伸可以意味着,不是食物,而是一个时髦的嫉妒女人的个性。然而,值得称道的是,杨先益先生基本上遵循杏耀平台了以源语为目的的原则,实现了翻译中异化功能的合理运用。在其他菜肴的异化翻译中,杨贤义将荷叶汤翻译成莲花荷叶粥,荷叶和叶,粥和粥并排,通过源语实现了菜名的直译。这也是翻译“红楼梦”菜单名称的主要方式和表达方式。

(2)入籍的特征

“红楼梦”英译中蔬菜名称翻译中的异化与归化

在“红楼梦”菜单的翻译中,归化的特征也很多。例如,在第三次会议上,王女士告诉林黛玉,你的叔叔今天禁食了。在杨宪益的英译中,与饮食密切相关的“快”这个词在文化负荷水平上也存在争议和分歧。这句话翻译成英文:Yourunclesreingafast-day。在中国的理解体系中,禁食最初是一种饮食行为。与此同时,食物的选择实现了一定的关注目的和实现愿望的心理预测。然而,在杨宪益看来,禁食是严格遵守饮食原则,或对饮食习惯持谨慎态度。在西方宗教或生活概念中,禁食一词从未出现过。因此,杨宪益直接将这个词翻译成快餐。这是文化层面的错误。例如,在引入其他食物时,粥被翻译成英文翻译中的“鸟粪汤”,这是支持英语习语的典型归化翻译。燕窝作为食物的名称不仅是鸟巢或其他鸟类的巢穴,而且在英文翻译中也直接翻译成鸟巢,因此在阅读中容易被误解。例如,当贾宝玉和金陵美女一起吃烤鹿肉时,杨先义将鹿肉翻译成红肉。今天,西方人通常指所有的食草动物,除了猪肉、海鲜和淡水,如牛肉、羊肉、兔肉等。因为这些动物味道鲜美,精瘦肥胖,并且有一些宗教禁忌,所以它们使英语国家和他们的人民使用其他字母作为他们的共同语言。吃白猪肉作为粗俗或忌讳,特别喜欢牛肉或羊肉。因为鹿肉在瘦肉功能和价值、方面与牛肉和羊肉非常相似,所以它甚至被牛肉和羊肉取代,因此它被红色取代。虽然它符合西方饮食文化的大趋势,但却在无形中引起了争议。

然而,由于那个时代西方思想的出现,许多西方食品也涉及到贵族生活。例如,西方葡萄酒被放在荣国富的桌子上,杨贤义直接将“American AlmondTeaSoupWill”这个词放在书面文字中。只有当西化更加激烈,或者中西方食品都是主食时,我们才能彻底消除英语翻译中的误解和含糊之处,然后才能完成翻译活动,才能保持“红楼梦”的原有风味。 ”。

通过对上述翻译现象的列举以及对异化与归化两种翻译方法的总结和讨论,可以看出比较文学在曲折中的发展是困难的。这是由于语言系统和符号系统的表意能力不同。就菜单名称“红楼梦”的翻译而言,除了异化或归化??的手段之外,没有其他的字面翻译方法。虽然这基本上表明英语表意能力远不如中文,但语法规则相对简单。、很僵硬,缺乏中文语法的灵活性。更重要的是,“红楼梦”正处于交替写作和黑白交织的过渡时期。这种语言既有白话文,也有古典汉语的魅力,是杨宪益所代表的汉学家所不具备的。它增加了英语翻译的难度,但在此基础上,它激发了高超的翻译技巧和比较文学的深刻而神秘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