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中叶,随着非洲国家的独立,非洲史学经历了从殖民史学到民族主义史学的转变,形成了由伊巴丹学派和达累斯萨拉姆学派代表的民族主义史学派。殖民地学校服务于殖民统治。在殖民历史学家的着作中,非洲历史是殖民征服的历史。他们声称,殖民统治给非洲带来了文明,促进了非洲的进步,例如“东非简史”一书的作者佐伊。马什和乔治W.金诺斯对殖民者赞不绝口:在非洲,每一个阶段,每一项任务,寻找优秀人才也是好运,所以非洲殖民化的历史,通过几个人,几乎可以解释清楚。 (1)民族主义学派致力于为当时出现的民族解放运动服务,强调非洲历史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他们将非洲的历史传统与新方法、结合起来。这些新材料记录了非洲的历史以及一系列地区和国家历史。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全球史学的影响下,非洲史学得到了深入发展。他的历史类型如口述历史、病史、环境史、经济史和女性的历史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对非洲历史的研究非常薄弱,对非洲疾病史的研究几乎是空白。目前,只有一两个文件。本文的目的是通过研究非洲医学史来探索非洲历史的新发展。

非洲医学史的兴起和发展

医学史研究在欧洲和美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最初的研究人员是医学专家,而不是历史学家。其目的很简单,主要用于医学教学服务。西方最早的病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而Daniel Lecler于1696年撰写的“病史”是一份记载的病史。威廉姆斯的“自1573年以来的医学进步简史”是一部着名的早期医学史,描述了医学发展史上的各种观点。自20世纪以来,医学专家一直在研究病史。例如,1940年,意大利医学史学家阿图罗·卡斯蒂廖尼,“医学史”。自20世纪以来,欧洲和美国的一些着名大学建立了医学史研究机构,如WellcomTrustCentre,伦敦大学的惠康医学史研究中心。它是世界领先的医学史学术机构之一。 。牛津大学医学史系成立于1972年,研究非洲疟疾的历史和非洲医学传教士的历史。美国着名的医学史研究机构是哈佛医学院社会医学史系。霍普金斯大学医学史系成立于1929年。它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医学史系,负责出版“医学史杂志”。自20世纪中期以来,历史学家开始关注病史,特别是在20世纪的最后30年。疾病史研究的突破和复兴是20世纪最后30年国际历史上最重要的发展之一。医学社会史学会于1970年在英国成立。其成员包括来自不同学科的成员,如历史。公共卫生、人口统计学、人类学、社会管理、健康与经济。

为什么非洲医学史研究在20世纪70年代蓬勃发展?原因是多方面的。这不仅是非洲史学发展的内在需要,也是跨学科和学术交流的全球影响。这也是非洲医学史研究的现实需要。首先,非洲医学史的兴起是非洲史学发展的内在需要。

非洲史学的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传统史学、殖民历史、民族主义史学和修订史。传统的非洲史学是指殖民地入侵前的非洲史学。非洲不仅历史悠久,而且非洲的传统历史也很长。非洲学者Ebiegberi Joe Alagoa曾经说过:重要的是要记住非洲在介绍伊斯兰和西方书面历史传统之前有历史写作的传统。非洲黑人也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写历史,例如斯瓦希里语、 Baumont和Ou。此外,西方文献、印度文学、波斯文学和中国文学都保留了大量的非洲历史。然而,非洲传统史学最重要的特征是口述历史。大量历史资料以口述历史的形式代代相传。着名的长篇口述史诗“Diatta”记录了马里帝国的剥削者Sundyatta。

长期的殖民统治是对非洲传统历史的巨大破坏。殖民统治者否认了非洲的历史,殖民史学所写的非洲历史是殖民统治的历史,它满足了殖民统治的需要。自20世纪中叶以来,随着非洲国家的独立和非洲国家的复兴,非洲历史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代,出现了一批非洲本土历史学家,他们的历史着作已经出版。非洲史学派的成立标志着非洲史学的复兴。六

20世纪70年代以来非洲史学的新进展-以医学史为例

民族主义史学的兴起是有意义的,符合非洲民族独立的需要。自非洲国家独立以来,对历史研究的需求不断增加。在国家层面,有必要改写自己的历史,消除殖民主义在历史研究领域的影响,增强公民对国家的凝聚力。人们需要了解自己国家的历史,增强他们的集体记忆。当然,民族主义史学也有其局限性。一方面,它有助于消除非洲历史研究中的欧洲中心主义,但在一定程度上它已陷入非洲集中主义的泥潭。另一方面,民族主义史学主要研究非洲政治史,特别关注非洲对殖民统治的抵制。因此,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以非洲医学史和非洲环境史为代表的新社会史在非洲兴起。这是非洲历史研究深入发展的内在要求。艾滋病最初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在非洲发现的,现在已成为一种全球性疾病。去年,在西非的利比里亚,在塞拉利昂和几内亚爆发的埃博拉再次引起全球公共安全恐慌。所有这些都表明,对非洲疾病的研究具有世界范围的现实。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和中国企业进入非洲,中国学者对非洲疾病和非洲疾病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特别是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非洲的医学史取得了显着的进步,丰富了非洲历史学派,是非洲历史发展的象征之一。非洲医学史的主要研究重点如下: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历史学家一直在研究疾病对非洲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影响。昏睡病在非洲有着悠久而复杂的历史。它已经持续了数千年。研究人员普遍认为,昏睡病阻碍了非洲大部分地区的养牛活动,严重影响了非洲人口的营养状况。 3约翰福特,一名生态学家,讲述锥虫病在非洲生态学中的作用。从政治和经济发展的生态成本来看,采采蝇已经成为非洲广大地区开发利用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这一论点受到了挑战。 5 James Giberlin在“控制非洲历史中的睡眠疾病”一书中对坦桑尼亚北部昏睡病史的研究支持这一观点,这表明采采蝇不会阻止人们占用土地和饲养牲畜。

四。结论

在非洲医学史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包括疾病与非洲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非洲国家的殖民统治以及独立后的疾病控制和卫生保健系统。并研究传统的非洲医学。总的来说,欧洲和美国学者比非洲本土学者更早地研究非洲疾病。然而,在过去的10到20年间,非洲的病史研究发展迅速,病史已进入大学生和研究生的课堂。一些着名学者转向非洲医学史。当然,非洲的医学史也存在一些缺点。由于数据问题,一般情况下相对缺乏案例研究。从专业史和科学史的角度来看,非洲医学史的研究更为普遍。然而,从历史或全球历史的角度研究非洲的病史是相对罕见的。此外,以医学史和环境史为代表的新社会史的兴起并不意味着传统的政治历史已经失去了生命力。对非洲国家来说,建国是一个长期而紧迫的问题。非洲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史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因此,新社会历史与政治历史之间的关系应该相互补充而不是相互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