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特肖邦是19世纪美国女权主义小说创作的先驱。她的代表作“觉醒”已经成为美国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之一,也是女性文学史上的必读之一。在整个国内外觉醒研究中,许多学者主要从女性主义和自然主义的角度来解读这部小说。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自、90时代以来,从新历史的、生态女性主义、读者反应、象征主义的角度对这部小说进行了大量研究。虽然有些学者注意到小说中提到的大量音乐,但很多人普遍认为音乐只是社会规范和规范的象征之一。很少有人研究和分析音乐在人物塑造和主题揭示中的作用。

本文以音乐美学理论和音乐情感为基础,试图通过分析小说中钢琴音乐的风格和内涵,从新视角解读“觉醒”。本文探讨了音乐在人物塑造和主题解读中的三种不同作用,即表达表演者的个性,揭示听者的内心思想和觉醒过程,促进故事的发展,预测英雄死亡的命运。 。在整部小说中,肖邦描述了在派对上弹钢琴的场景,涉及不同风格的钢琴音乐。通过对音乐的描述,肖邦在无声文本中演奏了一首自由独立的女性挽歌。

首先,展示玩家的角色。

在觉醒中,几个更重要的女性角色,如The Farival Twins(AfRatignolle)和Miss Rizza(Mademoiselle Reisz),在派对和其他场合演奏钢琴音乐。肖邦不仅为每个人精心挑选了不同的音乐风格,还详细描述了他们对音乐的表现和演绎。通过这些不同类型和风格的钢琴音乐,肖邦间接地,生动地展示了这些人物的不同个性。

在小说中,阿黛尔被描绘成克莱奥女人的典范,她的儿子和女儿的天使监护人,欣赏她的丈夫。肖邦直截了当地指出,对于阿黛尔来说,音乐让整个家庭都甜蜜可爱。因此,肖邦用华尔兹(华尔兹)来指出她以通常的方式演奏的所有歌曲,以打败阿黛尔作为一个好妻子和母亲的本性。旋律优美,节奏轻巧,内容易于理解,常常让人想起温暖舒适的家庭生活,这与阿黛尔对音乐的定义是一致的。显然,肖邦选择了华尔兹而不是特定的音乐作品。它的明确目的是使用某种音乐来反映阿黛尔的性格。这是社会期待的优雅迷人的女性形象。与此同时,华尔兹暗示阿黛尔的气质与华尔兹一样温柔。她的生活和华尔兹一样平静。一切都以家庭为中心,缺乏自我,无痛而不悲伤。肖邦选择了D小调音乐家肖邦作为雷吉小姐的插曲的第24首前奏曲(PreludeOpus 28,24,inDminal)。由法国钢琴家科特(Alfred-Koko侵权)演唱,这首歌是一部充满激情与死亡的伟大而深刻的音乐。这是一首短暂的历史诗,是英雄主义和悲剧的结合。它表达了波兰人民反对压迫者的意愿。它慷慨而热情,就像一个巨大而强大的挥杆。在对瑞子小姐的解释中,每一个响亮而有力的音符都已经进入了她对被压迫女性的社会规范的声音。与她的双胞胎姐妹和阿黛尔的音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肖邦用钢琴展示了雷吉小姐的特立独行者,他敢于挑战世俗世界,追求女性的独立和自由。之后,丽兹小姐将坐在钢琴旁边(即兴表演)。对于Edna Pontelli - 呃。兴趣是19世纪的抒情音乐。原意是即兴创作或临时兴趣,后来发展成为乐器短片。也就是说,借用“星曲”使肖邦进一步展现了芮子小姐的非传统性格,而不是屈服于世俗风俗,在音乐选择上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与此同时,这些也是艾德娜觉醒的催化剂和镜子。反映她在觉醒过程中的内部变化。

其次,展示李斯特的核心。

如果您有玩家,则必须有观众。肖邦描述了钢琴表演和不同音乐风格的场景,以及听众埃德娜对音乐的反应。听者在听音乐时意识到他的联想,并有意识地想象这个过程可能是私密的,只与一个人的特定经历有关。正如玩家因其情感和个性而选择不同的曲目和不同的解释一样,由于他们自己的个性和经验而对同一音乐有不同解释和反应的听众也将选择不同的曲目和演绎方法。因此,艾德娜对孪生姐妹阿黛尔和丽莎所演奏的音乐的理解和反应,与其他姐妹不同,生动地反映了埃德娜的叛逆,隐藏在美德的外表之下。音乐也是艾德娜自我意识的催化剂。

阿黛尔为家庭和儿童弹钢琴,并在派对上为克里奥尔人弹钢琴。她的音乐具有鼓舞人心的情感。但音乐让艾德娜感到沮丧、寂寞和绝望。其中一首歌提醒艾德娜,她的两个小孩显然漂浮在她的对手面前。他们征服了她,迫使她在余生中屈服于自己灵魂的奴隶。对于阿黛尔来说,女性在家庭中的责任是甜蜜而幸福的,但对于艾德娜来说,她们背负着沉重的压迫感。埃德娜对阿黛尔音乐的不同解释证明,阿黛尔不愿意在现实生活中承认自己的事实,这是命运尚未为她做好准备的负担。通过这种方式,肖邦清楚地揭示了埃德娜心脏的沮丧。三个、表明死亡的命运

在小说中,肖邦不仅使用钢琴音乐来反映人物的角色,还利用音乐本身的故事来预测角色的命运,并解释女性觉醒的主题。为故事添加英雄主义和悲剧。

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是西方着名的爱情悲剧。读者很容易发现小说中的人物与音乐剧中的人物一致。埃德娜是伊索尔德。她不是一个绿色岛民,而是一个来自肯塔基州的年轻人,他离家出走并结婚。她爱上的那个年轻人,罗伯特(勒布朗),相当于特里斯坦。像特里斯坦一样,罗伯特也非常英俊。在十五岁时,他声称自己是绿岛上任何女士或美女的忠实仆人。整个夏天他都是艾德娜的骑士。埃德娜的丈夫,普拉特(Longse Pontellier),像马克之王,非常受欢迎和慷慨,被认为是绿岛上世界上最好的丈夫。 Ruizi小姐显然扮演了女仆Jen Jenna的角色。她的音乐是一种爱的药,因为肖邦的序曲不仅刺激了埃德娜,也影响了罗伯特。派对结束后,罗伯特突然建议埃德娜在月球下游泳。第二天,这两个人在香奈儿度过了一百年,觉得整个岛屿都发生了变化,新的种族出现了,留下了它们作为纪念碑。然后,雷吉小姐的钢琴音乐唤醒了艾德娜的心,迫使她面对自己的感受。这两个故事的相似性使读者很容易猜到埃德娜悲剧的命运。但不像节目的结尾,罗伯特选择以爱为借口放弃艾德娜,让她独自一人。最后,埃德娜跳入大海并结束了她的生命。当埃德娜追求她对女性自由的热爱并将自己从家庭和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时,她只是将她的命运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在父权制社会中,我无法摆脱丈夫公司的命运。死亡可能是释放她的最佳方式。肖邦用音乐来暗示和强化艾德娜的英雄主义和悲剧,小说的结尾和戏剧之间的区别表明,女性依靠爱情或男性获得自由和独立是不现实的。违反人类建立的社会规范和规范最终将被社会抛弃。结果,艾德娜的觉醒必定会失败。

四。结论

钢琴在凯特肖邦的“觉醒”中的作用

虽然音乐和文学是两种独立的艺术,但前者以声音为媒介,后者以语言符号为媒介,但小说中两者的结合扩大了音乐和文学的艺术表现。觉醒不仅反映了肖邦的文学素养,也反映了肖邦的音乐素养。通过对这些钢琴曲的参考和描述,肖邦成功地塑造了人物的性格,揭示了人物的内在发展和变化,巧妙地促进了情节的发展和主题的揭示。肖邦演绎了女性在沉默小说中追求独立和自由的悲剧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