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深化商业汽车保险费率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正式启动新一轮商业车险(以下简称汽车保险)改革。中国汽车保险改革的国情不同,具体方法也不尽相同。这很难复制,但也有一些国际经验或改革共识,可用于中国的汽车保险改革。例如,改革的一般原则是市场化;汽车保险条款应符合消费者的合理期望;汽车保险费率应强调利率和风险的匹配;汽车保险监管应着重保护消费者权益。

一,一般原则:以市场为导向

对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许多汽车保险改革,市场导向不是问题。但是,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国家,汽车保险的条件和税率应由行业制定并由公司选定的监管部门颁发。关于公司是否将独立运营仍存在争议。业内仍有不少人士认为,自2001年以来,全国推广的市场化汽车保险改革失败,市场化道路受阻。我希望汽车保险条款和费率能够保持行业发展和公司选择的现状。我甚至想回到制服的监管状态。

关于商业汽车保险改革的思考

但是,无论从国际经验还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市场定位都应该是汽车保险改革的总体原则。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表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理论和实践都证明,资源的市场配置是最有效的形式。市场决定资源的分配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市场经济本质上意味着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一规律。汽车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管理体制改革也不例外,也应遵循市场规则。 2014年8月,在深化保险业改革,稳步推进商用车保险费率市场化改革的同时,国务院对加快现代保险业发展提出了一些看法。进一步明确了汽车保险改革的市场定位。汽车保险改革市场化的体现是什么?总之,它是建立健全汽车保险条款利率市场形成机制。在汽车保险条款方面,应建立基于行业模型条款的汽车保险条款体系,辅以创新条款,标准化的、个性化共存。在汽车保险费率方面,基于大市场规模、的原则,保险公司汽车保险费率的自主性逐步扩大。总之,改革是打破保险公司对监管机构的依赖,打破监管机构对保险公司的保护,转让对行业和公司制定汽车保险产品的权利,并赋予消费者选择权产品。进一步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汽车保险改革是公众未能在2011年补偿高额保险和低补偿的结果。在这一挑战中,主要责任不是汽车保险条款,高保险和低补偿主要是汽车保险费率。 。从国际经验来看,汽车保险所掌握的一个重要原则是满足消费者的合理期望。

对于这个问题,作者认为,首先,不应该使用所谓的行业惯例来对抗消费者的合理期望。保险业应该如何保护、如何补偿、的保护,并推动汽车保险产品、的服务和体制改革。其次,保险监管部门应更加重视保险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在保险产品审批等监督工作中,必须实施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如果保险监管机构批准和提交的保险产品侵犯了消费者的权利,那么监管机构就是罪魁祸首。第三,政策个性化??应以标准化为基础,不应否定政策标准化的渐进意义。一方面,政策解释的成本相对较高,行业应该有统一的汽车保险模式基本条款,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另一方面,利率可以放开,而偿付能力监管则是为了遏制不公平竞争。

匹配风险比率既是国际经验,也是精算原则。在这次改革中,强调利率和风险匹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长期存在两种不匹配:一种是实际利率与风险之间的不匹配,另一种是不匹配。利率和风险之间。

首先,看一下利率和风险不匹配的事实。传统上,中国的汽车保险费率一直采用高价定价的方式,即如果两辆车的价格相同,保险金额和保险费基本相同。事实上,两辆价格相同的汽车、,即使是由具有相同风险等级的人驾驶,也可能面临巨大的损坏风险。首先,两辆车的安全系数可能不同,风险损害的频率和程度也不同。其次,两辆车的维护成本可能不同,并且相同的车辆损坏可能面临完全不同的维护成本。 2014年4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和中国汽车维修协会联合发布了国内通用汽车零停车系数。 (在车辆零因子系数中,18个常用模型的最高系数是1273.最低值是272,最高值是最低值的4.7倍)。可以看出,保险定价方法存在明显缺陷。听取变化,汽车定价方法应该是一个方向。

汽车是一种复杂的工业产品。汽车保险是一种复杂的风险保护产品。汽车保险产品的条款和费率是否公平合理,与消费者往往难以区分。因此,政府监督非常重要。从国际经验来看,政府汽车保险监管的最大责任是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我们通常可以做到以下几点:一是规范汽车保险的行业示范条款和创新条款,确保汽车保险条款符合消费者的合理期望。其次,通过市场化的汽车保险费率改革,使汽车保险费率和风险更加匹配,使许多低风险消费者获得更高的优惠利率。第三,通过从高价定价到汽车定价促进汽车保险,消费者可以通过不同品牌的价格了解不同品牌的后续使用和维护成本,从而提高知情权和汽车消费者的选择。在整个车辆生命周期中使用车辆的成本更合理。第四,通过定期回顾性分析,及时验证保险精算假设在确定汽车保险费率时的合理性,防止车辆保险费率制度过高,损害公共利益。五是通过偿付能力监管,有效管理车辆保险后端,防止系统保险费率低下,造成不正当竞争,防范保险公司破产风险。

这一轮保险改革的意义应该基于三个层次的思考。

首先,从改革的社会价值,了解汽车保险改革的高度。只有通过在实践中向消费者展示汽车保险的社会价值和意义,我们才能在社会中找到立足点。因此,在汽车保险费率改革中,保险公司不是与消费者争夺利润的保险公司,而是通过服务消费者来证明其社会价值的保险公司,从而获得立足点和发展空间。如果我们有这样的理解,那么汽车保险条款应该符合消费者的合理期望和其他改革思路,这是很自然的。

其次,我们必须从条款汇率管理制度的广度来理解汽车保险的改革。汽车保险改革有三个关键词:术语、率和监管制度不能简化为汽车保险费率的自由化。首先,改革不仅涉及汽车保险费率的形成机制,还涉及汽车保险条款的形成机制。第二,改革不是简单的自由化和自由化,而是对管理体制的彻底改革。在这个管理系统中,保险协会做了什么,保险公司做了什么,保险监管机构做了什么?如何明确界定分工,如何有效衔接,如何处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是汽车保险改革的内容。因此,要充分认识汽车保险改革的内涵,就不能犯下片面的错误。

最后,我们必须稳步推进汽车保险改革的步伐。一方面,中国汽车保险业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要求与人们对汽车保险产品和服务的要求存在较大差距。因此,改革必须与时俱进;另一方面,要注意汽车保险条款。高级管理系统的改革涉及广泛的问题,难以同时进行。因此,改革必须稳步推进。只有通过实现足部疾病和稳定,汽车保险改革才能成功。